荔枝app干嘛的要收费吗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说完萧奇泽竟然自嘲的笑了,“我真是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有同情他的一天,以前我可是狠不得他们程家人个个都去死呢,看来人呀,还是不能接触太多,不然连性格都要变。”

“这样挺好,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乔玉灵让小影拿来了煮茶工具,也不研究药了,直接坐着与他开始聊天品茶。

萧奇泽沉思想了想,“在岛上这么多年长大,现在……只想出去好好看看这世界,不知道以前能出岛可是岛上人最羡慕的事情,现在出来以后都不用回去了,竟还有些伤感。”

“待找到一个自己爱的女人,哪里都家,一个新的家,新的开始。”乔玉灵边煮茶边对他道。

萧奇泽笑了,“是的,以后遇到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,成个家,再生个娃,这辈子也就够了。”

乔玉灵动作娴熟的煮着茶,然后倒出茶水给萧奇泽递了一杯,“刚聊天我突然想起来昨天的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昨天晚上宫里死去的那些萧家人,身体化成了血水,但是衣服……都没有化,之前他们的人死后也会化为血水,包含衣服一起。”

萧奇泽微微皱眉,“能确定死的人确实都是他们本人?”

“应该是吧,我开始站的挺远,只看到了萧老他们,我不能肯定是不是他们本人,但是王爷与萧老爷子出手了,他的身手极好,而且王爷距离萧老近应该能认出来吧。”乔玉灵不相信萧老,但是她相信南宫辰维呀。

萧奇泽失笑,“那不就结了,辰王办事儿还能出错不成?”

纯净唯美红色毛衣少女下雪天户外美拍

“可是那衣服……总让我感觉心里不是很踏实。”

“应该是想多了,既然他们死了能变成血水,证明他们之前肯定服用了什么药,或许之前在岛上的时候药材多,做出来的药肉体与衣服都能化了,出岛之后,岛上有些药材外面是没有的,少了成份就少了效用这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萧奇泽自己就是在岛上长大的,出来这么久他也留意过,岛上有些草药这里是没有的。

其实乔玉灵之前心里也是这样想的,现在又听萧奇泽这样说,心里也算是踏实了,“行,既然没事儿就行,我就是担心有什么问题,萧家的那些人报复心里都极重,如果不一次性除了,以后还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呢。”

“也是。”萧奇泽自己也很赞同。

“不过昨天晚上萧老扔了烟,有几个还是逃走了,今天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。”

“如果封城,挨个排查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“恩。”乔玉灵又想到了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的病上,“我找出来可以解思凌与念凌娘胎里带出来毒的办法了。”

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这个事情萧奇泽可是相当有兴趣。

乔玉灵简单的将自己想到的办法对他说了一遍,萧奇泽的面色变得沉重起来,“与辰王这几年一直都过得不易,现在好不容易除了敌人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,别出什么岔子,如果在没有研究出来给自己解毒的办法前,一定不要去试。”

“明白,我这几天会慢慢试的,以后还有很多美好的日子,我还要去找女儿呢,怎么会这么轻易让自己出事儿,放心吧。”这是乔玉灵的真心话,她现在只好处理好眼前所有的事情,然后与家人,爱人,孩子,一起好好的生活。

萧奇泽见她有分寸就不再说什么,这时南宫辰维一身疲惫的回来了,萧奇泽便告辞了,他还需要回去再看着程老,这种事情别再出什么岔子。

乔玉灵见他一脸疲态,忙给他倒了一杯茶水,“快喝口润润嗓子。”

南宫辰维伸手接过来,没有牛饮,而是细细品了起来,品完之后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,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道:“还是夫人煮的茶好。”

乔玉灵嗔怪的瞪了他一眼,有些心疼,“一会还有事儿吗?没什么事儿就快去休息。”

“该处理的已经处理完了,现在没什么事儿了,我们回房间。”说着,南宫辰维也不等乔玉灵反驳,拉着她就往回走。

乔玉灵都由着他,一路回到房间。

她带着他进了空间,他去洗澡,她给他做饭,一起吃过饭后,他非要抱着她睡,她无法只好由着他。

让他抱着睡,待他睡着之后,她悄悄起身,看他睡得沉,轻手轻脚的下床,然后在一边继续研究起毒来。

天气最近早已热到炙烤,思凌现在离不开冰,若不早早解决,孩子还得受罪。

南宫辰维与乔玉灵一起出空间时,已经是晚膳时间,南宫思凌与南宫念凌以及乔家人都被接了回来,小刘氏亲自下厨做饭,一大家子晚上都在国医府用的饭。

人多,孩子也多,大人在吃饭聊天,小孩子已经吃完饭,开始在院子里嘻嘻打闹,场面美极,乔玉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过上这样的生活。

上辈子她就是一个人,去哪里也都是自己一个人,在黑暗中生活习惯了,她慢慢变得怕光,也不愿意再去人群中露脸,原以为自己以后将要孤独终老,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一天。

她看着院子里的孩子,笑的很幸福,而南宫辰维则安安静静的看着她,眸色温柔,深情满满,他的世界似乎很小,只能装得下她一个人。

其他人都在一边聊天,大小刘氏这几天没有见面,两人都说着最近的不容易,其他人也都三三两两的聊着,唯有乔玉佳坐在一边闷闷吃着饭,脸上竟有些犯愁的样子。

这时周归来欢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,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乔玉佳面前,稚嫩的奶音很是独特,“三姨,门口有人来了,说是找的。”

乔玉佳手上的筷子吧嗒一下掉在了碗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她还没有回答,就发现刚才正热闹说话的厅里竟然安静极了,抬头就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