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女人小说

“接?还是不接?”

这是一个相当难的选择题,沈云知道,这个选择之后,他的人生将从此不同。

若是接过,等于他背弃了之前的所有信仰,转而投向了另外一方,加入王康……

他是父亲的大敌,是家族的大敌!

沈云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背叛家族,他想的是,他继承父亲的爵位,带领沈家更加的繁盛。

他有这个信心。

但现在,不同了。

他已经站到了边缘,是他的家族将他一步步的推向,是王康引导的结果。

他该怎么办?

他感觉自己心跳的很快!

“你已经没有出路,别无选择!”

王康恰时的开口道:“握住它,你就是新的淮阴侯,沈家将由你说了算,让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,都伏跪在你的脚下……”

清凉盛夏的一夜

“沈家由我说了算,我就是新的淮阴侯……”

沈云呢喃之语,如是梦靥。

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,促使着他直接握住了那柄剑。

冰冷的触感,让他直接回神。

沈云抬起了头,看着近在眼前的王康笑了。

这个笑容甚至有种孩童般的纯真,让他感觉到一种似是的温暖……

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让我失望的。”

王康拍了拍他的肩膀,开口道:“接下来就是你的表演时间。”

沈云深深的看了王康一眼,他又看了眼脚下不远处刘波的尸体……

他握紧了手中的剑。

他做了决定!

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……

只有走下去,对于他个人而言,或许也是一个机会。

“虞妻,你会支持我的对吗?”

沈云目中深情款款。

“不管你做什么?我都会在你身边。”

“二哥,你要做什么?”

沈临察觉到了些不同,但又不确定。

“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!”

沈云说着转过了身,而他的脸色也变得充满了肃杀之意。

王康说的话,别人或许没怎么懂,但他却一清二楚。

把杀人的权利交给他。

就是让他树立铁血威严,让他选择,杀谁?或者留谁?

从此之后,这里的沈家由他说了算。

至于他父亲,他并没有多大的亲情,在这种贵族之家,子嗣繁多。

沈元崇的儿子有很多。

他真正在意的也就那几个而已。

更不用说,他只是个侍女所生的儿子……

既然已经做了决定,那便彻底一些,开弓没有回头箭。

沈云看着对面的人。

那些人是多么的可笑,他们仍然在喝骂着。

但他们却不敢,不敢跨出厅堂门槛一步。

什么贵族,面对死的时候,根本就是懦夫,他内心深深的不屑,根本就看不起他们……

不值得!

确实不值得!

念头一但转变,就不可抑制……

“裴元,过来!”

沈云对着护卫首领喊道。

此刻所存活的护卫也就十几了人了,他们所购成的防护,把厅堂里的人保护。

裴元问道:“云少爷,什么意思?”

沈云冷声说道:“我让你们过来,如果你还认我这个云少爷的话。”

“是!”

裴元带着剩下的护卫,来到沈云这边,他们都紧惕的看着王康。

“裴元,我待你如何?”

“少爷待我恩重如山。”

裴元是侯爵府的护卫首领,而沈云一直操持侯爵府,对其也是相当的器重。

“好。”

沈云点了点头道:“去把那些现在骂我的人,都抓起来。”

裴元大惊失色,“您……说什么?”

“没有听清楚吗?”

沈云指着对面,冷声道:“那些骂我的人,不管是谁,部抓起来,如若不服,直接杀!”

沈临惊疑道:“二哥,你……在说什么?”

沈云淡淡的道:“怎么?还要我再重复一遍?”

裴元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,出事了,要出大事了。

不过奇怪的是他并不意外。

因为他们是如何对待沈云,他也看的清楚……

看着沈云眼中的坚决,裴元咬牙道:“是!”

其他护卫面面相觑,不明白怎么会这样,不过也都直接应声。

作为侯府的护卫,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听从沈云的安排,也是沈云的嫡系……

沈云在前,裴元等人跟在后面,来到厅堂之前。

“沈云,你跟王康嘀嘀咕咕什么,你是不是要反了你?”

一个老者脸红脖子粗的指着沈云,破口大骂。

他是沈家的一个族老,名为沈德会,算资历的话,连沈元崇都是他的晚辈。

“我沈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逆子,连你的亲兄弟都杀,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!”

“大逆不道?”

沈云嘴角掀起一抹残酷的冷笑,他大声道:“我不管做什么,都是错,不管付出多少,都是错……”

“你说我大逆不道,那我便大逆不道给你看看!”

他的咬着牙,青筋暴起,手握着剑,直接刺入沈德汇的小腹中。

“你……”

沈德会的话音瞬间止住,原本苍老的脸色因为剧痛,而变得扭曲起来……

“你满意了吗?”

沈云淡淡说了一句,而后将剑拔了出来。

剑身抽出,沈德会直接瘫软在地上,鲜血流出了满地,刺激着大家,所有人都说不出话。

一时吓呆了。

李清曼疑惑的问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并不奇怪。”

王康淡淡道:“每个人都有着两面,一副好,一副坏,一面是天使,一面是恶魔,我只不过是把沈云的另外一面激发而已,最艰难的第一步,已经完成,接下来就很简单了……”

李清曼轻声道:“他能这样,可是一手造成的。”

“我只不过是帮他,做一个最好的选择而已,他会感激我的。”

“啊!”

一道尖锐之声响起,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,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沈云。

他又杀人了!

而且杀的还是族老沈德会!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一个同样是族老的老者,伸手指着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啊。你疯了,你简直是疯了,你杀了波儿,我要你偿命。”

一个精致的妇人心态失控,张牙舞爪的向沈云扑来。

然而还未至身前,沈云直接提剑刺向了她,刺进她的小腹。

“你……”

精致妇人睁圆了眼睛。

杀一个人也是杀,杀两个人也是杀,王康没有说错,原来真的很简单……